Tag Archive for '芬兰'

选举日

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一项最重要最基本的政治权利。资本主义国家的选民与议员是脱节的,选民无权监督议员也很难行使罢免权或撤换权,虽然少数资本主义国家法律上也有规定,但出于国家政权掌握在资产阶级手里,罢免权、撤换权也只能按照资产阶级的意志行使,不会按照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来行使。

以上摘自高中政治课本⋯⋯

4月17日是芬兰全国议会议员选举日。我觉得本人还是充分行使了宪法赋予的政治权利的,尽管和广大芬兰人民群众的意愿不见得一致⋯⋯

世界最好的国家

世界最好的国家,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经过一番测算,原来是芬兰。

Lähtisitkö?

一般来说我不觉得芬兰语是一种适合歌唱的语言。辅音的清浊,元音的长短,再加上那么多的词性时态曲折变化,用来说快板才比较显本事。

学习芬兰语很容易让人产生抵触情绪,好像是在面对一台强大的有预设程序的机器。你这样说,它说不行,你那样说,它说不对,最后你疯了,一通胡说,它倒不言语了。也许学任何一门外语都要经过这个胡说的状态吧。

胡说是玩笑话,芬兰语除了一些口语胡说和部分文法特例以外,主流还是体现了机器语言和人工语言的特征,有严格的规则需要遵守。在这些规则的控制下,有时还是会出现一些很奇妙的情况,夸张一点就是惊艳。多年前初学芬兰语的时候,有天在电车里看到一张招贴广告,里面有一句话,työstä kotiin,意思就是从工作(työ)地点到家(koti)。当时小小惊艳了一下,不过后来知道反过来从家到工作地点是kodista työhön,又有些挫折感,原来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套公式的。

言归正传,说Lähtisitkö这首歌。这首歌最初出现在芬兰创作歌手Pave Maijanen在1984年的专辑Maijanen中。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芬兰国家电视二台的Suomen Paras Kuoro(芬兰最佳合唱团)节目中(也就是这里嵌入的YouTube视频,不过国内应该都和谐了),当时觉得很特别(因为它听上去不像是芬兰歌)。后来再仔细看它的歌词,又小小惊艳了。

歌名Lähtisitkö使用了条件语气,比较难直接翻译成中文(你会去吗),英文大概就是Would You Go?

如果我写一封短短的信给你
投放到信箱里
你会不会打开读到最后,读到最后?

你是否感受到那漫长的渴望
你愿意见我吗
你会不会来车站等着我,你会来吗?

然后你会和我一起去湖边吗?
我会为你采撷白色珍珠
你会和我一起坐在长椅上吗?
你会回应我温柔的吻吗?

你是否感到秋天正在走近?
你是否留意天气正在转凉?
你是否看到候鸟正在远飞?

你是否感受到那漫长的渴望
你愿意见我吗
你会不会来车站等着我,你会来吗?

Lähtisitkö – Pave Maijanen

Jos kirjoittaisin sulle pienen kirjeen
Ja veisin sen laatikkoon
Avaisitko sen ja lukisitko loppuun, lukisitko loppuun?

Tuntisitko vielä vanhan kaipauksen, o-o-o-o
Olisitko valmis mut kohtaamaan
Tulisitko asemalle mua vastaan, tulisitko vastaan?

(kertosäe)
Lähtisitkö silloin kanssani järvelle
Sulle sukeltaisin helmen valkean
Istuisitko kanssani keskipenkille
Vastaisitko hellään suudelmaan

Tunnetko sä kuinka syksy lähenee
Huomaatko sä ilman viilenneen
Näetkö sä linnut jotka lentää kauas pois

Tuntisitko vielä vanhan kaipauksen, o-o-o-o
Olisitko valmis mut kohtaamaan
Tulisitko asemalle mua vastaan, tulisitko vastaan?

(kertosäe)

La-la-la-la-laa-laa (4x)

Tuntisitko vielä vanhan kaipauksen, o-o-o-o
Olisitko valmis mut kohtaamaan
Tulisitko asemalle mua vastaan, tulisitko vastaan? Ou-ou-ou-ou

芬兰人和外国移民

据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3月15日报道,芬兰人对于外国移民的态度正在逐渐冷却。在回答“芬兰是否应该接纳更多的外国移民”这个问题时,36%的芬兰人回答是,59%回答否。相比3年前的同样调查,当时有56%的芬兰人回答是。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的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政客们纷纷拿外国移民制造话题,人民群众也确实感觉到自身难保,就不要太慷慨招待客人了。

芬兰全国只有五百多万人,其中93.4%是芬兰人,5.6%是瑞典人,其余还有少量的俄罗斯人、爱沙尼亚人,以及极少量的萨米人(生活在北极圈的少数民族)和罗姆人(吉普赛人),算是比较典型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亚洲类似的民族国家可以参照日本。

这样小的一个国家,自己只有五百万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民还想着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还要苛求什么呢?

其实值得深究的问题是芬兰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外国移民。每年芬兰要接收超过700名来自刚果、伊拉克和缅甸等国家的配额难民。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难民申请,仅2009年就有5988份申请,批准的难民申请共计4335份,其中索马里1241份,伊拉克1023份。这样庞大的难民数量对芬兰是不是有些难以承受呢?

另外插一句,2009年芬兰批准的难民申请中有中国申请7份。很好奇。

本文数据来源:芬兰移民局 Maahanmuuttovirasto

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

关于冬奥会的两点感想。本来只有一点,结果今天加了一点。

一位长居芬兰的法国朋友在冬奥男子冰球半决赛之后在Facebook上留言:因为体育,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芬兰(En ole koskaan pitänyt Suomesta urheilun vuoksi)。话可能狠了点,不过我好像有同感。那真是恨铁不成钢啊!那么关键的比赛打成那个忪样子。中国孩子从小就有集体荣誉感的概念,尤其表现在体育运动上。其实没几个平时自己真的坚持锻炼身体的,就是爱看,要那个输赢之间的快感。芬兰人普遍比中国人更热爱锻炼身体,但是在国际体育竞技比赛上就经常很忪。忪了也就忪了,好像也没有太多批评和自我批评。也许人家没把这个真当回事儿。

中国人也许是太当回事儿了。周洋同学得了金牌该先感谢哪个妈也成了问题。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