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人和外国移民

据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3月15日报道,芬兰人对于外国移民的态度正在逐渐冷却。在回答“芬兰是否应该接纳更多的外国移民”这个问题时,36%的芬兰人回答是,59%回答否。相比3年前的同样调查,当时有56%的芬兰人回答是。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的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政客们纷纷拿外国移民制造话题,人民群众也确实感觉到自身难保,就不要太慷慨招待客人了。

芬兰全国只有五百多万人,其中93.4%是芬兰人,5.6%是瑞典人,其余还有少量的俄罗斯人、爱沙尼亚人,以及极少量的萨米人(生活在北极圈的少数民族)和罗姆人(吉普赛人),算是比较典型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亚洲类似的民族国家可以参照日本。

这样小的一个国家,自己只有五百万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民还想着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还要苛求什么呢?

其实值得深究的问题是芬兰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外国移民。每年芬兰要接收超过700名来自刚果、伊拉克和缅甸等国家的配额难民。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难民申请,仅2009年就有5988份申请,批准的难民申请共计4335份,其中索马里1241份,伊拉克1023份。这样庞大的难民数量对芬兰是不是有些难以承受呢?

另外插一句,2009年芬兰批准的难民申请中有中国申请7份。很好奇。

本文数据来源:芬兰移民局 Maahanmuuttovirasto

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

关于冬奥会的两点感想。本来只有一点,结果今天加了一点。

一位长居芬兰的法国朋友在冬奥男子冰球半决赛之后在Facebook上留言:因为体育,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芬兰(En ole koskaan pitänyt Suomesta urheilun vuoksi)。话可能狠了点,不过我好像有同感。那真是恨铁不成钢啊!那么关键的比赛打成那个忪样子。中国孩子从小就有集体荣誉感的概念,尤其表现在体育运动上。其实没几个平时自己真的坚持锻炼身体的,就是爱看,要那个输赢之间的快感。芬兰人普遍比中国人更热爱锻炼身体,但是在国际体育竞技比赛上就经常很忪。忪了也就忪了,好像也没有太多批评和自我批评。也许人家没把这个真当回事儿。

中国人也许是太当回事儿了。周洋同学得了金牌该先感谢哪个妈也成了问题。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

二百万中国人和拉普兰

2010年1月10日出版的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有这样一组讨论文章:怎么拯救拉普兰?拉普兰(Lappi,Lapland)是芬兰最北部的一个行政区,面积和中国浙江相当,人口却不到20万而且还在逐年减少,这样下去这块地岂不是要荒了?

Mitä tehdä Lapille?

Suomen Lappi on yli kaksi kertaa Viron kokoinen autiomaa, joka tyhjenee edelleen. Helsingin Sanomat pyysi viideltä suomalaiselta ideoita Lapin pelastamiseksi.

赫尔辛基日报刊登的五个解决方案来自社会各界,其中一个由芬兰作家Jari Tervo提出——从中国进口二百万人口!

Ehdotan kahden miljoonan kiinalaisen tilaamista Lappiin. He pelastavat arktisen autiomaan, koska kiinalaiset ovat ruudinkeksijöitä, toisin kuin suomalaiset.

Kiinalaiset ovat käyneet kovan koulun. He ovat kestäneet viime vuosituhannen aikana keisarillista, kolonialistista ja nyt parhaillaan semikommunistista sortoa. Lappi tuntuu sen jälkeen palmulomalta.

其实真要是想在拉普兰改天换地,这个进口二百万中国人口开垦北大荒的方案还是可行的。不过全芬兰才五百万人,要是来二百万中国人,哪里还有芬兰人的活路?

阿尔托大学

Aalto-yliopisto

芬兰的三所知名大学合并了。原来的赫尔辛基经济学院(Helsingin kauppakorkeakoulu, Helsinki School of Economics)、赫尔辛基理工大学(Teknillinen korkeakoulu, 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和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Taideteollinen korkeakoulu, Helsinki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从2010年开始正式合并成为一所超级大学——Aalto-yliopisto(Aalto University)。取名Aalto是为了纪念芬兰著名建筑设计师Alvar Aalto(常见中文译名为阿尔瓦·阿尔托)。Aalto这个姓在芬兰语里本意是波浪。

在中国类似的高校合并近几年很常见——对很多二三流的院校来说这是多么难得的脱胎换骨的机会。比如井冈山职业技术学院就可以摇身一变,挂上井冈山大学(Jinggangshan University)的招牌——当然这个招牌本来也不怎么样,不过现在就更臭了。

对于正在这三所芬兰大学求学的中国学生来说,这次学校合并改名可能还是挺惨痛的。芬兰文原文和英文译名都没有问题,可是中文有问题了。阿尔托大学,怎么听着这么山寨克莱登呢。本来好好的芬兰一流大学(这三所大学在芬兰都是专业内绝对顶尖的,在北欧和整个欧洲也都是数得上的)现在却挂了一个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莫名其妙的招牌。人家改名都往好里改,咱们怎么改得这么不提气呢。

可是事实上,也没有比阿尔托大学更合适准确中性的中文译名了。台湾建筑界有时把Aalto音译为奥图或者奥多,难道奥图大学或者奥多大学会好听一些吗?如果按照中国高校合并的常用改名规则,名字可能会是赫尔辛基联合大学(怎么还是很山寨),根据所处地理位置,可能是北欧大学,或是芬南大学,呵呵⋯⋯

不过不论阿尔托大学的最终官方中文译名是什么,相信会有一个简称或者昵称在中国学生当中代代相传。

波大。

Aalto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