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新闻' Category

十万人

5月15日的世界冰球锦标赛决赛,芬兰6比1大胜瑞典,继1996年之后第二次获得世界冠军。5月17日赫尔辛基全城沸腾,十万人聚集在市中心的市场广场欢迎冠军凯旋。

十万人,差不多赫尔辛基五分之一的人口,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

选举日

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一项最重要最基本的政治权利。资本主义国家的选民与议员是脱节的,选民无权监督议员也很难行使罢免权或撤换权,虽然少数资本主义国家法律上也有规定,但出于国家政权掌握在资产阶级手里,罢免权、撤换权也只能按照资产阶级的意志行使,不会按照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来行使。

以上摘自高中政治课本⋯⋯

4月17日是芬兰全国议会议员选举日。我觉得本人还是充分行使了宪法赋予的政治权利的,尽管和广大芬兰人民群众的意愿不见得一致⋯⋯

世界最好的国家

世界最好的国家,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经过一番测算,原来是芬兰。

怜香伴

北方昆曲剧院和中国戏曲学院应芬中协会和赫尔辛基亚洲艺术节的邀请,从5月6日到5月8日在赫尔辛基亚历山大剧院上演三场昆曲《怜香伴》。《怜香伴》又名《美人香》,是清初文人李渔《笠翁十种曲》的开篇之作。这次演出的版本据说是由已故昆曲名家傅雪漪整理改编后的首演。故事讲述少妇笺云和闺秀语花两位美女因体香邂逅,顿生怜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誓作来世伴侣,其中历经波折,终得同嫁才郎(少妇笺云的老公)


才子慕佳人的故事太多,佳人爱佳人的传奇如今才更有市场。这样的故事,发生在几百年前的中国,对一般芬兰观众来说还是很难想像的。演出规模并不大,舞台置景也很简单。对于首次接触中国传统戏曲的芬兰观众来说,如果能够看懂剧情,可以欣赏中国戏曲服饰音乐的特点,已经要求很高了。至于演员的唱腔和功底,整体编排的质量,倒在其次了。

演出基本满场,观众绝大多数是芬兰人。芬中协会特意准备了芬兰语的字幕,念白唱词都直译成芬兰语显示在悬挂在舞台上方的显示屏上。因为字幕显示的时间点准确与否全凭人工操作,常有误差,但是能让芬兰观众如此直接地接触中国传统戏剧表演,已经是太难得了。

只可怜包括本人在内的在场中国观众,没有中文字幕,哪有那么容易听懂每句昆曲念白唱词?好在可以随时对照芬兰语字幕,才不会漏掉一些细节,比如笺云老公描述美女的几种体香:口脂香,乌云香,玉笋香,金莲香⋯⋯芬兰观众就算看着字幕恐怕也是莫名其妙吧。

可能《怜香伴》从来也没有被翻译成芬兰语,只这三个字的标题就没法翻。这次演出芬兰语的剧名是Salattu Suhde,直译回汉语的意思是秘密关系,或者更准确一点的意思是被保密的关系,哪里还有一点怜、什么香、如何伴?

演出次日出版的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刊登的评论对演出大加赞赏(尽管对笺云老公假声的赞美说明作者并不了解中国戏曲里有小生这一行当),在解读这个“一闻钟情”的爱情故事时更关注女性在这个“冰冷的男性世界”的视角⋯⋯

Hämmästyttävin ilmaisu on Fan Jiefun roolin näyttelijällä, jonka resitatiivissa on laaja skaala falsetista alaääniin äärimmäisen tarkasti sijoitettuna.

Katsojalle käy melkein heti ilmi, mistä on kyse. Kahden naisen kohdatessa se on rakkautta ensi silmäyksellä, tai nuuhkaisulla. Tuoksu on koko tarinan clou, naisen tuoksu ja rakkauden.

Mainiosti ilmaisevat näyttelijät tekevät hienovaraista komiikkaa, mutta kyllä se onnistuu paikoin olemaan myös aidosti koskettavaa länsimaisenkin katsojan silmissä. Ja taitaapa Li väittää, että tässä “kylmän miehisyyden maailmassa” nainen on se, joka oikeasti päättää.

北方昆曲剧院在5月11日到5月14日也会在北京保利剧院推出新编排的同一剧目,卖点是关锦鹏执导,郭培服装设计,男旦扮女角。估计完全是另一班人马,另一种香艳了。

图片来源:芬中协会 Veli Rosenberg

中介

几年前有次在北京去芬兰大使馆办事,碰到一个等待签证面试的小孩,很执著地跟我咨询芬兰的情况。据说他以前曾经委托中介办理来芬兰一所职业技术学院留学,钱花了不少可是最后没成。这次还是通过中介,就看签证面试结果了。他说的这所学院位于芬兰北部的一个小城,比北极圈还要北,全城人口也就几万人。我不太明白他何必非要去那儿,他说申请别的大学怕录取机会小,去了再说吧。不知道他后来面试结果怎样,是不是已经到北极圈了⋯⋯

如果真是想出国留学的话,好像没有必要委托中介。不过中介的存在自然是有市场需求的,尤其是涉外劳务中介。5月5日的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报道,一家从事劳务中介服务的芬兰公司Sevirita因涉嫌违法已被芬兰当局起诉。Sevirita公司作为劳务中介,在中国募集50多人来芬兰一家保洁公司工作,据说该公司收取每人8,000到13,000欧元的中介费用。但事实上这其中大多数人来芬兰以后并未获得任何工作,也没有得到该公司事先承诺的语言培训和其它服务。很多人交纳的高额中介费用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如今全打了水漂儿。

Espoolaisen Sevirita Oy:n toimitusjohtaja ja hänen puolisonsa saavat rikossyytteet kiinalaissiivoojien välittämisestä Suomeen.

Syyttäjän mukaan päätekijänä toimi Seviritan suomalainen toimitusjohtaja. Hänen kiinalaistaustainen puolisonsa rekrytoi ihmisiä siivoojiksi Kiinassa.

Syytettyjä odottaa mittavat vahingonkorvausvaatimukset siivoojiksi pyrkineiltä. Kiinalaiset ovat pyytäneet Helsingin käräjäoikeutta määräämään 762 000 euron arvosta syytettyjen omaisuutta vakuustakavarikkoon.

据报道,目前这些中国来的清洁工已向赫尔辛基地区法院提出要求冻结Sevirita公司的老板和老板娘两人的资产约762,000欧元。

老板是芬兰人,老板娘是中国人。

贝克汉姆和芬兰医生

这两天一个芬兰医生的名字Sakari Orava密集出现在国际体育新闻上,原因是他给受伤的小贝做了手术,修复了小贝断裂的跟腱。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小贝的世界杯基本没戏了。

Sakari Orava今年65岁,是世界知名的运动损伤外科专家。他曾经为AC Milan提供专门的外科医疗服务,前后超过20年。上过他的手术台的体育明星还包括埃塞俄比亚长跑运动员基比拉沙(Heile Gebrselassie,马拉松世界记录保持者,嫌风沙大没跑北京奥运马拉松)、现任巴塞罗纳足球俱乐部主教练瓜迪奥拉(Josep “Pep” Guardiola)等等。

小贝周日受伤,周一就飞到芬兰西南海岸城市Turku找Sakari医生开刀。看来是熟客。

据今天的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报道,小贝是周一晚间接受的手术,过程大约一小时。周二贝嫂也要来芬兰,因为小贝还需要在Sakari Orava工作的私立医院Mehiläinen观察一晚。

最后补充一点,Sakari Orava本人其实也曾经是一位运动员。1962年他曾获得54公斤级芬兰全国拳击冠军⋯⋯

本文图片信息来源:Helsingin Sanomat, Wikipedia, Mehiläinen

芬兰人和外国移民

据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3月15日报道,芬兰人对于外国移民的态度正在逐渐冷却。在回答“芬兰是否应该接纳更多的外国移民”这个问题时,36%的芬兰人回答是,59%回答否。相比3年前的同样调查,当时有56%的芬兰人回答是。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的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政客们纷纷拿外国移民制造话题,人民群众也确实感觉到自身难保,就不要太慷慨招待客人了。

芬兰全国只有五百多万人,其中93.4%是芬兰人,5.6%是瑞典人,其余还有少量的俄罗斯人、爱沙尼亚人,以及极少量的萨米人(生活在北极圈的少数民族)和罗姆人(吉普赛人),算是比较典型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亚洲类似的民族国家可以参照日本。

这样小的一个国家,自己只有五百万人,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民还想着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还要苛求什么呢?

其实值得深究的问题是芬兰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外国移民。每年芬兰要接收超过700名来自刚果、伊拉克和缅甸等国家的配额难民。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难民申请,仅2009年就有5988份申请,批准的难民申请共计4335份,其中索马里1241份,伊拉克1023份。这样庞大的难民数量对芬兰是不是有些难以承受呢?

另外插一句,2009年芬兰批准的难民申请中有中国申请7份。很好奇。

本文数据来源:芬兰移民局 Maahanmuuttovirasto

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

关于冬奥会的两点感想。本来只有一点,结果今天加了一点。

一位长居芬兰的法国朋友在冬奥男子冰球半决赛之后在Facebook上留言:因为体育,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芬兰(En ole koskaan pitänyt Suomesta urheilun vuoksi)。话可能狠了点,不过我好像有同感。那真是恨铁不成钢啊!那么关键的比赛打成那个忪样子。中国孩子从小就有集体荣誉感的概念,尤其表现在体育运动上。其实没几个平时自己真的坚持锻炼身体的,就是爱看,要那个输赢之间的快感。芬兰人普遍比中国人更热爱锻炼身体,但是在国际体育竞技比赛上就经常很忪。忪了也就忪了,好像也没有太多批评和自我批评。也许人家没把这个真当回事儿。

中国人也许是太当回事儿了。周洋同学得了金牌该先感谢哪个妈也成了问题。本来挺美好的事儿你非要把它弄成丑闻⋯⋯

二百万中国人和拉普兰

2010年1月10日出版的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有这样一组讨论文章:怎么拯救拉普兰?拉普兰(Lappi,Lapland)是芬兰最北部的一个行政区,面积和中国浙江相当,人口却不到20万而且还在逐年减少,这样下去这块地岂不是要荒了?

Mitä tehdä Lapille?

Suomen Lappi on yli kaksi kertaa Viron kokoinen autiomaa, joka tyhjenee edelleen. Helsingin Sanomat pyysi viideltä suomalaiselta ideoita Lapin pelastamiseksi.

赫尔辛基日报刊登的五个解决方案来自社会各界,其中一个由芬兰作家Jari Tervo提出——从中国进口二百万人口!

Ehdotan kahden miljoonan kiinalaisen tilaamista Lappiin. He pelastavat arktisen autiomaan, koska kiinalaiset ovat ruudinkeksijöitä, toisin kuin suomalaiset.

Kiinalaiset ovat käyneet kovan koulun. He ovat kestäneet viime vuosituhannen aikana keisarillista, kolonialistista ja nyt parhaillaan semikommunistista sortoa. Lappi tuntuu sen jälkeen palmulomalta.

其实真要是想在拉普兰改天换地,这个进口二百万中国人口开垦北大荒的方案还是可行的。不过全芬兰才五百万人,要是来二百万中国人,哪里还有芬兰人的活路?

阿尔托大学

Aalto-yliopisto

芬兰的三所知名大学合并了。原来的赫尔辛基经济学院(Helsingin kauppakorkeakoulu, Helsinki School of Economics)、赫尔辛基理工大学(Teknillinen korkeakoulu, 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和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Taideteollinen korkeakoulu, Helsinki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从2010年开始正式合并成为一所超级大学——Aalto-yliopisto(Aalto University)。取名Aalto是为了纪念芬兰著名建筑设计师Alvar Aalto(常见中文译名为阿尔瓦·阿尔托)。Aalto这个姓在芬兰语里本意是波浪。

在中国类似的高校合并近几年很常见——对很多二三流的院校来说这是多么难得的脱胎换骨的机会。比如井冈山职业技术学院就可以摇身一变,挂上井冈山大学(Jinggangshan University)的招牌——当然这个招牌本来也不怎么样,不过现在就更臭了。

对于正在这三所芬兰大学求学的中国学生来说,这次学校合并改名可能还是挺惨痛的。芬兰文原文和英文译名都没有问题,可是中文有问题了。阿尔托大学,怎么听着这么山寨克莱登呢。本来好好的芬兰一流大学(这三所大学在芬兰都是专业内绝对顶尖的,在北欧和整个欧洲也都是数得上的)现在却挂了一个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莫名其妙的招牌。人家改名都往好里改,咱们怎么改得这么不提气呢。

可是事实上,也没有比阿尔托大学更合适准确中性的中文译名了。台湾建筑界有时把Aalto音译为奥图或者奥多,难道奥图大学或者奥多大学会好听一些吗?如果按照中国高校合并的常用改名规则,名字可能会是赫尔辛基联合大学(怎么还是很山寨),根据所处地理位置,可能是北欧大学,或是芬南大学,呵呵⋯⋯

不过不论阿尔托大学的最终官方中文译名是什么,相信会有一个简称或者昵称在中国学生当中代代相传。

波大。

Aalto University